当前位置
im电竞体育 > 免烧砖机
淡如水~阿辉伯和我(邱垂亮)
2022-03-17 16:06

我最尊敬的台湾前辈,有三位:前总统李登辉(阿辉伯)、彭明敏教授和作家钟肇政(钟老)。我和阿辉伯没有深交,交往、交谈不多,只敢把他当作敬佩的前辈,非师非友。我和彭教授和钟老有长期交往,深入交谈、甚至交心。我大胆把他们视为我师我友。

1990年以前我反对李总统,因为我把他看成国民党的走狗。1990爆发野百合学生民主运动,我在淡江大学客座,去中正纪念堂支持学生。因和黄信介、康宁祥的关系,了解李登辉总统的苦心孤诣。之后被他邀请出席国是会议,还当分组讨论主席,亲身看到阿辉伯的民主修养和风范,大力支持他的宪政改革议程,尤其是他的总统直选浩大工程。

我开始钦佩李总统。他1994请我当侨务委员,我是王桂荣之后被邀请当侨委的反国民党的台独人士。就在侨务委员会议很多委员见证下,他特别和我交谈。一见面他就说,邱先生,你最近写很多文章骂我。我辩解,说总统先生,我是骂国民党,不是骂你。他拍拍我的肩膀说,没关系,你是头家,继续写,继续骂!

之后,我尊敬他但还是反对他,1996总统大选,我大力支持彭明敏教授,反对李总统。

2000台湾第一次政党轮替,是震撼人心的历史大事。我再回国淡大客座。被陈水扁前总统请去当国策顾问外,也被前副总统吕秀莲拉去当台湾心会创会会长。

我们要去台中召开庞大的创会大会及群众大会,会前讨论邀请一位贵宾专题演讲。大家目标一致,认为阿辉伯是最佳人选。我认为应由吕副出面邀请,她说不行。结果赶鸭子上台,硬把我这个准会长赶去见阿辉伯。

我匆匆安排,赶去新竹看他。在一个午宴上,他们安排我和他同桌,并坐在他旁边。他亲切招待我吃菜,问我有什么事。我说明来意。他马上把办公室主任叫来,问他当天他的行程。主任查后说那天他有台北接见日本贵宾的安排。老人家毫不迟疑,告诉主任变更台北见客行程,他要赶去台中给我们做专题演讲。

大会上,在台中的大太阳下,他做了一场精辟的台湾经济发展的演讲,让我们聚精会神,听得心智大开,印象深刻。

之后,他有邀请我参加他的智库群策会的活动,也请我发言。也在淡水台综院接见我和美国学者,听他讲话,津津有味,意味深远、深长。但不知为什么,这么多年没有常去看他,和他交往、交谈。他身体不好后,我也曾多次想去看他老人家,但都一样不知为什么,情怯、胆怯,感觉不好意思,没去。

我想,这就是我一生的“有梦最美,有缘相随”人生观。我和三位前辈,都有台湾独立建国的美梦, 但我与彭教授和钟老有缘,和阿辉伯没缘。那是我的终生遗憾。

有缘,无缘,我将有生之年,永年怀念阿辉伯。(前国策顾问)民报0809